欧巴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闪婚独宠:总裁大人难招架 > 第二百五十八章:疯狗互咬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洛雨汐正因为米澜没有把事情办好而懊恼,米澜竟然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正好……

    “爸爸,我先去处理一下。今天的事情,只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去把该解决的事情解决掉,其他的,我会想办法。记住,千万不要再横生枝节了,解决好以后,过来见我!

    洛雨汐退出办公室时,整个脸色都变了。她没有找米澜的麻烦,她倒是迫不及待来找自己,看来是要破罐子破摔,那她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到我办公室来!”

    秘书依言去叫人,总觉得,今天的洛总监浑身都透着寒意。也是,闻她都看了,好像是,洛总监让人偷了自己姐姐的设计稿,还栽赃自家姐姐抄袭他人设计作品。

    这豪门里的水可真够深的,自家姐妹还这样捅刀子,真不知道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是两个气势汹汹的女人,就在洛雨汐自己那个不算很大的办公室里见上面了。

    米澜气急败坏,一进来就大有讨债质问的意思,拍了洛雨汐的桌子问道:“洛雨汐,你这个心机婊,和洛云瑶联手来算计我是吧?还敢来见我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米澜的先发制人让洛雨汐心里更不爽快了,办砸了事情的明明是她,这个女人倒好,还反过来质问她。

    “米澜,麻烦你搞清楚,你现在可是在恒翔,只是我的地方。我劝你,说话客气一点。你还有点脑子吗?我和洛云瑶串通,会让工作室的老刘在记者面前说那些往自己身上泼脏水。问题可是出在你的身上!”

    洛雨汐可不是吃素的,发脾气谁还不会。她一拍办公桌站了起来,这架势丝毫不输给米澜。两个人龇牙咧嘴像疯狗一般,虎视眈眈看着对方,互相责怪质疑。

    “问题在我身上?老刘可是你找到的,是你自己说万无一失,怎么就是我的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先败露,他们根本不会发现我,又怎么找到老刘?你可没和我说,你是让别人帮你办的事情,你假手于人就算了,还找个这么不靠谱的,临时倒戈,怎么不是你的问题?”

    两个人僵持不下,都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问题。争辩得口干舌燥,险些动起手来,还是没有个结果。

    米澜气急,没忍住先动了手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听到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不小的动静,还是有人先看到办公室里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两个人都成了疯婆子,赶紧冲了进去,先将人拉开。

    女人动起手来,实在让人害怕。整个办公室被砸得乱七八糟,两个本是合作的人,现在翻脸不认人,大打出手。尖锐的指甲划破了米澜的脖子,米澜也在洛雨汐的脸上留下了巴掌印,谁也没有讨到好处。

    米澜忘了,这里是恒翔,那是洛雨汐的地盘。

    最后,米澜被保安毫无颜面轰出了公司,她不甘心,这会才发现,脖子已经被抓破了;赝废胂,洛雨汐可能没有和洛云瑶串通,可她没有将老刘的消息藏好,这就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老刘暴露了,间接找到了洛雨汐,她们的计划也不会被知道得这么清楚。不管怎样,米澜都不愿意承认,是自己找的人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整理好衣服,她想起一个人,洛雨汐有洛家人撑腰,她一个人斗不过,可那个人却是自己可以随便揉搓的。

    她是落魄了,可还不至于什么人都能踩在她头上。夏果果竟敢背叛自己,那她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她转身往自己那一直不愿意去的小公寓去了,今天的事情,夏果果怎么也要给她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小小的公寓房子,一把钥匙交给了夏果果,她自己当然要留一把,这就是以防万一。她以为拿了自己的东西,这样就算完了,那她就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她的东西,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拿走的。

    米澜以为打开门时,能直接见到夏果果,谁知道,屋子里是空的。她下意识以为夏果果跑了,看到她的东西都还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算夏果果跑了,只要在这个城市里,她就有法子把人给找到。她一个没有工作没有能力的乡下丫头,能混成什么样?

    她就待在这个屋子里,静静等着夏果果自己回来。

    失去一切的夏果果原本是打算回来,再好好计划自己的下一步。谁知道,她在路上又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。除了要钱,他们根本不会关心自己在外面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夏果果彻底对自己的家人绝望了,她不再对亲情抱有任何希望。她丢掉了自己在公司留下的东西,决定和过去划清界限。从这一刻起,她要重开始。

    大白天,她没有管其他人的眼光,一个人去了餐厅,不知是吃饭还是为了喝酒,她灌醉了自己,这一喝就是一下午,天黑了,她又换了酒吧继续喝。

    直到再也喝不下去了,都说醉了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,可她喝多了,脑子却越来越清醒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车水马龙的城市,光鲜亮丽的人们都会在这个时候肆意放纵自己。她,做梦都想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,努力了这么久,她失败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要就这样认命,让她回到那个穷酸的乡下,过着毫无盼头的日子,她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应该属于这色彩斑斓的世界,而不是毫无希望的平淡生活。

    喝得酩酊大醉,下车时的她险些找不到电梯口,钥匙掉了几次又捡起来,晕乎乎捡起来,一路跌跌撞撞,总算找到了自家的门。

    这里,暂且能称之为她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她将那些束缚她的东西当成枷锁和包袱,离开的那一刻,她下定决心,这次要彻底做不一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她唯一没有想要的是,打开门的那一瞬间,一具冰冷的话,让她在晕头转向时,突然清醒过来。漆黑的屋子里,她隐约看到了坐在那,一动不动的身影,那一刻,她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!”这个声音,曾经成为她的噩梦,她又怎会听不出来。
-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彩票投注,手机彩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