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巴小说网 > 游戏竞技 > 魔道之游戏人生 > 第957章 剑舞华殇(5)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雪境寒梅这句话怒气冲冲的问出来,聊天室里的玩家,基本都未处身同一张游戏地图,但仿佛人人看到,雪境寒梅这位东国眼下的所谓第一夫人,正紧盯着火羽邪云,尖利的目光中如有火星闪烁。

    但火羽邪云是谁?他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针锋相对,什么朋友间彼此尴尬,会否因此伤了和气,诸如此类的顾虑,在他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。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他自有一番独立的处世逻辑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走一趟吧,刀客,这个年咱们看来得到内地去过了,你有没有问题?”火羽邪云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刀客春秋点了点头,察觉这是魔道世界的聊天室房间,又应声道:“没问题,我老婆放小猪家里,映雪嫂子帮我照顾照顾!

    苏映雪应了一声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春哥把那些参与酒会的商人也好,政界官员也好,都交给我,我断定会让他们说实话!被鹩鹦霸菩Φ溃骸凹热磺ㄐ挪还,狂暴猪也不知所踪,参会的贵宾一人一套说法,行!没问题!总有人撒谎吧?总有人首鼠两端言不由衷吧?我总能让他们统一口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声一顿,又急忙加强语调说道:“寒梅,春哥,你们尽管放心,我不会动用刑具的,我会老老实实跟他们把情况聊清楚,聊透彻,让他们也把事情老老实实说明白。但有一条,如果最终正如钱猫的陈述一般无异,你家白瑞天大哥,可就逃不脱牢狱之灾了,真到了那个局面,寒梅你又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雪境寒梅刚开口,就察觉会有歧义,连忙改口道:“我认为不可能!你尽管来调查,但我得跟在一旁盯着!

    “没问题!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局面,连钱猫都不值得信任了,你也尽管怀疑我,都……都不重要!”火羽邪云笑了一会,终于正色道:“但咱们这帮朋友,能走到今天不容易,咱们是冲着开疆拓土来的,可别为这点事闹得分崩离析,那真的不是……不是我想看到的。我猜春哥也不想看到那个局面吧?”

    “这点事!”雪境寒梅恨恨地说道,终究也是没说下去,言下之意是死人了,而且死的还是白家的亲属晚辈,这断定是天大的祸事,轻描淡写的“这点事”如何能形容?

    聊到这里,后面又你说我说大家说,一番没营养的陈述议论,狂暴猪的死讯便传入春怀楼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此前还在奇怪,狂暴猪是怎么稍现即逝的?猜测是处身抓捕的紧急关头,人刚进入魔道世界,立即被强行踢下线,这倒是最靠谱的可能。

    死讯甫一传入聊天室,登时激起一片哗然,钱猫尤其气急败坏,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粗口便率先登出游戏。始终未曾发过言的挚爱女友会喝水的冰,竟呜咽出声,哭声极为凄婉,倒弄得众人大跌眼镜,这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!有什么好哭的?

    富贵妹、何方静、蓝水蓝、苏映雪纷纷猜测,冰冰女神这是想到男友的窘迫状态了。与惨案毫无关联的狂暴猪,都遭逢曝尸荒野的结局,而直接当事人钱猫的处境,真是随便想想便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死人是大事,尤其死的是一位素来与人为善,连叔婶、堂妹都跟这帮好友向来交谊深重的狂暴猪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此时,众人方才领悟到,雪境寒梅的嫡系子侄死于不测,她如此不讲理、不想陈说道理的缘由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聊天室便化作鸟兽散,一众好友陆续下线,无绳电话、网络电话、语言、文字消息满天飞,大范围进行广度和深度上的联络。身在内陆地区的朋友,纷纷启身赶往行轩市郊外的事发地点,而位于六龙湾、台州港两座海岛的朋友俱各约定,先要稳住狂暴猪的叔婶,这件事暂且还须死死捂住盖子,不能让这两位至亲得知真相。

    春怀楼出离游戏舱,穿着棉拖鞋大步走出卧室,于客厅里第一眼便看到了炎神。在这大年三十的凌晨阶段,居然能见到这位历交久长的游戏位面小老弟,却更不待问讯他何以待在客厅里等候,泪水登时夺眶而出,挽着这个早已不待见的小老弟的右手,一个劲地摇晃。

    “怪我!只怪我优柔寡断!”春怀楼涕泪横流,语不成声。

    炎神强压心下的激荡,拥着春怀楼的左肩稍事拍抚,故作讶然地问道:“什么事怪你?春哥,发生什么大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猪死了!是我……是我害死了他!”春怀楼兀自语带泣音,却话锋一转,恶狠狠地说道:“这件事无论牵涉到谁,一定要一查到底,我断定要让凶手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他满脸泪水,眼眶中、睫毛上兀自抖颤着水花,瞳仁里却透着噬人的血丝。炎神看在眼里心下更是震栗,唯唯诺诺地连声称是,却犹带疑惑地问道:“小猪哥不是逃离在外吗?怎么又会死的?春哥这个……消息确切吗?”

    “去现!”春怀楼抹了一把眼泪,冷声说道:“我让他们把事发现场;て鹄,我猜有人要用这件事讨好寒梅一家子,只要让我查出来……哼!”

    炎神点了点头,低眉顺眼地跟随其后,他在客厅中等了半个多小时,就等着春怀楼下线这一刻,心下始终惴惴不安,又想回到事发地,又不敢擅离。

    爆炸现场留下的一堆铁铊已被锯开,李源秋这回动静搞得很大,事件讯息的反馈也是急速,春怀楼是被手机载入游戏的文字讯息内容惊动的,上面条目清晰,确认无误,虽然死者尸骨无存皆然在高温下汽化消失,但游戏头盔的编码足以证实死者身份。

    春怀楼心下还存着一番指望,或许狂暴猪的游戏头盔,于逃亡的沿途中遗失掉了,那么驾车的死者就可能另有其人,当然这样的侥幸心理,也只能聊作心底的悄然慰藉,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而人在逃亡之际,扔掉手机防备当局的定位还在情理之中,游戏头盔绑定的玩家角色身份,是面向全球保密的,属于玩家**;さ囊幌畲胧,狂暴猪扔掉所有东西,都不可能有意将游戏头盔扔掉。

    唯有的希冀,就是狂暴猪自行不慎,遗失了游戏头盔。

    但这番指望终究落空了。经对现场生物电外放,漫游于周边空际的精度检测,终于确认无疑,这个汽化为烟尘,融入土壤空气,更融入轿车铁水残渣中尸骨无存的死者,正是狂暴猪本人。
-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彩票投注,手机彩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