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巴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驭房有术 > 《驭房有术》正文 第3385章 太轻松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张禹的身边有108枚铜钱旋转护身,前面用散发出银光的无当灵图开路照明,看起来很有声势。

    白天放看了看陆柏,虽然没有出声,却像是在说,难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。让张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把人给带走,他属实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陆柏摊开双手,拿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轻轻摇了摇头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沈晴和杨焕章一起走到洞口,前面就是山腹。山腹被灵图照亮,地上洞内的蛇,一个个在看到张禹之后,又都老实的缩了起来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之前张禹和沈晴是走中间的洞口,遇到的白天放他们,这一次,张禹干脆直接将二人领进了左侧的洞口。

    张禹艺高人胆大,对于他来说,不管怎么走都可以的。毕竟凭着自己的本事,除非是再碰到朱酒真和大马脸,要不然的话,他还真就谁也不惧。

    顺着甬道向前,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,便来到了尽头。前面是土层,再没有道路可走。就算是这样,张禹还走到土层之前,伸手拍了拍。

    一拍之下,张禹能够确定,这里是实心的,也就是说,前面没有路可走了。而且在这里,也没有什么机关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张禹打出来一张聚火符,这里在灵图的照耀下,其实很明亮,张禹用火符,其实是为了取暖。

    他跟着收了灵图,说道:“咱们坐下来歇一会!

    杨焕章和沈晴也都坐下,张禹这时候看向杨焕章,说道:“老爷子,你这是怎么回事,还跑到这里来了……我当时,不是给你交给养文斌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养文斌带我去了镇海,后来就有人把我给接走了。我也不知道把我接到了什么地方,一直都戴着眼罩。等我被揭开眼罩的时候,就被关在一个牢房里,里面黑乎乎的,我都不知道被关了多久,也就是吃了六顿饭……中间被审了四次……之后,就突然有人闯到了牢房,把我给抢走了……”杨焕章说道。

    “抢你的人就是华雨浓的人了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毖罨勒碌懔说阃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发现,他们来抢你的时候,你是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只看到那里有很高的围墙。我们是夜里翻墙出去的,当时还差点把我给摔到。然后,他们就给我带上了一辆车!毖罨勒滤档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被抢走的!闭庞砺冻鲆苫笾。

    杨焕章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就是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劫走了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按理说,看押你的地方,应该是戒备森严才对……怎么这么容易,就能让人把你给劫走呢……”张禹很是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押我的地方,看起来是戒备森严,可是他们在把我带走的时候,也没遇到什么人。他们对那里好像很熟悉,直接就把我给带走了!毖罨勒滤档。

    “竟然会这样……”张禹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在你被关押的时候,一共被提审了四次,这四次都是问的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问我被抓走的遭遇,以及为什么有人要抓我!毖罨勒滤档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说的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是被小鬼子给抓了,然后被你给救了……至于你在太行山内的具体情况,我只说昏迷了,并不清楚……”杨焕章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张禹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:“那华雨浓他们把你给劫走,让你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寻找前朝的龙脉,前朝的龙脉被我家祖辈给破掉,不过留有记录。我按照记载,将他们带去了龙脉的所在。只是龙脉被破掉的地方,已经无法恢复,所以只能到此寻找前朝的龙兴之地!毖罨勒氯缡邓档。

    “这个华雨浓,可真的是没完没了……”张禹轻轻皱眉。

    杨焕章也跟着皱眉,跟着有些无力地说道:“我这把老骨头,怕是要搭在这里了!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也别担心,有我在这里,定能把你给带出去!闭庞砣险娴厮档。

    “不是离不离开这里,实在是我不知道将来该怎么样……就算是我能活着离开这里,那以后呢……唉……”杨焕章说到最后,不由得叹息一声,跟着又是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明白杨焕章的意思,一点没错,杨焕章属于通缉犯,标准的黑户,这个怕是根本无法洗白。

    他张禹也保不住杨焕章,而跟着华雨浓的话,估计这件事结束,就会被灭口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张禹都不知道,该如何处置杨焕章。

    甬道内暂时陷入沉寂,过了一会,沈晴才开口说道:“上官先生不在刚刚那个地方,自己去了前面。那他不在的话,咱们该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她也不傻,完全能够看出来,陆柏明显对张禹十分的忌惮。只要上官先生不在,估计这些人都不是张禹的对手。当然,她也不是让张禹杀了这些人,就是希望,张禹能够带她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一经沈晴提醒,张禹才想起上官先生把白天放这些人留在甬道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禹旋即说道:“老爷子,在刚刚那个通道的外头,到底有什么,为什么那个上官先生会自己一个人去?”

    “那里是一个特别大的山腹,其中有一个好像是乌龟的地方……上官先生说那里凶险非常,应该就是阵眼所在的地方……所以,他才让大家伙在那里等着,一个人过去了……”杨焕章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那咱们先在这里等着,不淌这个浑水,让上官先生自己去破阵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是有心保存实力,总不能说,危险的事情,都让他自己来。如果说,能够让上官先生破阵,自己就不用再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那里既然有危险,你就不要去了……”沈晴马上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,其实并不在乎上官先生能不能破阵,他更多的是担心两件事。一个是华雨浓,另外一个则是朱酒真和大马脸。

    自己的黑色剪刀已经打丢了,身上虽然还有法器,但想要对付朱酒真和大马脸,多少有点不够用。
-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彩票投注,手机彩票平台